图片 1

为了遇见你,桂林的受难

桂林的受难
  巴金
  
  在桂林我住在漓江的东岸。这是那位年长朋友的寄寓。我受到他的好心的款待。他使我住在这里不像一个客人。于是我渐渐地爱起这个小小的“家”来。我爱木板的小房间,我爱镂花的糊纸窗户,我爱生满青苔的天井,我爱后面那个可以做马厩的院子。我常常打开后门走出去,跨进菜园,只看见一片绿色,七星岩屏障似地立在前面。七星岩是最好的防空洞,最安全的避难所。每次要听见了紧急警报,我们才从后门走出菜园向七星岩走去。我们常常在中途田野间停下来,坐在树下,听见轰炸机发出“孔隆”、“孔隆”的声音在我们的头上飞过,也听见炸弹爆炸时的巨响。于是我们看见尘土或者黑烟同黄烟一股一股地冒上来。
  我们躲警报,有时去月牙山,有时去七星岩。站在那两个地方的洞口,我们看得更清楚,而且觉得更安全。去年十一月三十日桂林市区第一次被敌机大轰炸(在这以前还被炸过一次,省政府图书馆门前落下一颗弹,然而并无损失),那时我们许多人在月牙山上,第二次大轰炸时我和另外几个人又在月牙山,这次还吃了素面。但以后月牙山就作了县政府办公的地方,禁止闲人游览了。
  七星岩洞里据说可以容一两万人。山顶即使落一百颗炸弹,洞内也不会有什么损伤。所以避难者都喜欢到这个洞躲警报。但是人一进洞,常常会让警察赶到里面去,不许久站在洞口妨碍别人进出。人进到里面,会觉得快要透不过气,而且非等警报解除休想走出洞去。其实纵使警报解除,洞口也会被人山人海堵塞。要抢先出去,也得费力费时。所以我们不喜欢常去七星岩。
  在桂林人不大喜欢看见晴天。晴天的一青无际的蓝空和温暖明亮的阳光虽然使人想笑,想唱歌,想活动。但是凄厉的警报声会给人带走一切。在桂林人比在广州更害怕警报。
  我看见同住在这个大院里的几份人家,像做日课似地每天躲警报,觉得奇怪。他们在天刚刚发白时就起身洗脸做饭。吃过饭大家收拾衣物,把被褥箱笼配上两担,挑在肩上,从容地到山洞里去。他们会在洞里坐到下午一点钟。倘使这天没有警报,他们挑着担子或者抱着包袱负着小孩回来时,便会发出怨言,责怪自己胆小。有一次我们那个中年女佣在厨房里叹息地对我说:“躲警报也很苦。”我便问她:为什么不等发警报时再去躲。她说,她听见警报,腿就软了,跑都跑不动。的确有一两次在阴天她没有早去山洞,后来听见发警报,她那种狼狈的样子,叫人看见觉得可怜又可笑。
  我初到桂林时,这个城市还是十分完整的。傍晚我常常在那几条整齐的马路上散步。过一些日子,我听见了警报,后来我听见了紧急警报。又过一些日子我听见了炸弹爆炸的声音。以后我看见大火。我亲眼看见桂林市区的房屋有一半变成了废墟。几条整齐马路的两旁大都剩下断壁颓垣。人在那些墙壁上绘着反对轰炸的图画,写着抵抗侵略的标语。
  我带着一颗憎恨的心目击了桂林的每一次受难。我看见炸弹怎样毁坏房屋,我看见烧夷弹怎样发火,我看见风怎样助长火势使两三股浓烟合在一起。在月牙山上我看见半个天空的黑烟,火光笼罩了整个桂林城。黑烟中闪动着红光,红的风,红的巨舌。十二月二十九日的大火从下午一直燃烧到深夜。连城门都落下来木柴似地在烧烧。城墙边不可计数的布匹烧透了,红亮亮地映在我的眼里像一束一束的草纸。那里也许是什么布厂的货栈吧。
  每次解除警报以后,我便跨过浮桥从水东门进城去看灾区。
  策一次在中山公园内拾到几块小的弹片;第二次去得晚了,是被炸后的第二天,我只看见一片焦土。自然还有几堵摇摇欲坠的断墙勉强立在瓦砾堆中。然而它们说不出被残害的经过来。在某一处我看见几辆烧毁了的汽车:红色的车皮大部分变成了黑黄色,而且凹下去,失掉了本来的形态。这些可怜的残废者在受够了侮辱以后,也不会发出一声诉冤的哀号。忽然在一辆汽车的旁边,我远远地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我走近了那个地方,才看清楚那不是人,也不是影子。那是衣服,是皮,是血肉,还有头发粘在地上和衣服上。我听见了那个可怜的人的故事。他是一个修理汽车的工人,警报来了,他没有走开,仍旧做他的工作。炸弹落下来,房屋焚毁,他也给烧死在地上。后来救护队搬开他的尸体,但是衣服和血肉粘在地上,一层皮和尸体分离,揭不走了。
  第三次大轰炸发生在下午一点多钟。这是出人意外的事。
  以前发警报的时间总是在上午。警报发出,凄厉的汽笛声震惊了全市,市民狼狈逃难的情形,可想而知。我们仍旧等着听见紧急警报才出门。我们走进菜园,看见人们挑着行李、抱着包袱、背负小孩向七星岩那面张惶地跑去。我们刚走出菜园,打算从木桥到七星岩去。突然听见人们惊恐地叫起来,“飞机!”飞机!”一些人抛下担子往矮树丛中乱跑,一些人屏住呼吸伏在地上。我觉得奇怪。我仔细一听,果然有机声。但这不是轰炸机的声音。我仰头去看,一架飞机从后面飞来,掠过我们的头上,往七星岩那面飞走了。这是我们自己的飞机。骚动平息了。人们继续往七星岩前进。我这时不想去山洞了,就往左边的斜坡走,打算在树下拣一个地方坐着休息。地方还没有选好,飞机声又响了。这次来的是轰炸机,而且不是我们的。人们散开来,躲在各处的树下。他们来不及走到山洞了。十八架飞机在空小盘旋一转,于是掷下一批炸弹,匆匆忙忙地飞走了。这次敌机来得快,也去得快。文昌门内起了大火。炸死了一些人,其中有一位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青年音乐家(1)。
  第四次的大轰炸应该是最厉害的一次了,我要另写一篇《桂林的微雨》来说明。在那天我看见了一个城市的大火。火头七八处,从下午燃烧到深夜,也许还到第二天早晨。警报解除后,我有两个朋友,为了抢救自己的衣物,被包围在浓焰中,几乎迷了路烧死在火堆里。这一天风特别大,风把火头吹过马路。桂西路崇德书店的火便是从对面来的。那三个年轻的职员已经把书搬到了马路中间。但是风偏偏把火先吹到这批书上。
  最初做了燃料的还是搬出来的书。不过另一部分书搬到了较远的地方,便没有受到损害。
  就在这一天(我永不能忘记的十二月二十九日!),警报解除后将近一小时,我站在桂西路口,看见人们忽然因为一个无根的谣言疯狂地跑起来。人们说警报来了。我没有听见汽笛声。人们又说电厂被炸毁了,发不出警报。我不大相信这时会再来飞机。但是在这种情形里谁也没有停脚的余裕。我也跟着人乱跑,打算跑出城去。我们快到水东门时,前面的人让一个穿制服的军官拦住了,那个人拿着手枪站在路中间,厉声责斥那些惊呼警报张惶奔跑的人,说这时并没有警报,叫大家不要惊惶。众人才停止脚步。倘使没有这个人来拦阻一下,那天的情形恐将是不堪设想的了。后来在另一条街上当场枪决了一个造谣和趁火打劫的人。
  以后还有第五次、第六次的轰炸。……关于轰炸我真可以告诉你们许多事情。但是我不想再写下去了。从以上简单的报告里,你们也可以了解这个城市的受难的情形,从这个城市你们会想到其他许多中国的城市。它们全在受难。不过它们咬紧牙关在受难,它们是不会屈服的。在那些城市的面貌上我看不见一点阴影。在那些地方我过的并不是悲观绝望的日子。甚至在它们的受难中我还看见中国城市的欢笑。中国的城市是炸不怕的。我将来再告诉你们桂林的欢笑。的确,我想写一本书来记录中国的城市的欢笑。
  1939年1月中旬在桂林
  作者简介:巴金,本名李尧棠,字芾甘。他1904年出生于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大家庭,1927年,他年轻时留学法国,写有第一本散文集《海行杂记》,完成处女作长篇小说《灭亡》。
  l928年12月初他回国定居上海,30年代初,巴金进入创作的高潮。仅1931年至1933年就发表了长篇小说《激流》,这是他最成功的代表作。此外,巴金写了《雾》、《新生》、《海的梦》、《春天里的秋天》、《雨》、《砂丁》、《萌芽》等中篇小说;出版了《复仇》、《光明》、《电椅》、《将军》、《抹布》等短篇小说集。,1935年8
月回国出任文化生活出版社总编辑,主编大型的文化生活丛刊和文学丛刊。他在这里工作十四年,为自己树立了另一座丰碑。
  在八年抗战中,写作抗日小说《火》;编抗日刊物《烽火》。本时期出了短篇小说集《还魂草》、《小人小事》,散文集《龙·虎·狗》、《废园外》等。长篇小说有《憩园》。胜利后写了长篇小说《第四病室》,它以巴金亲身经历为素材,从一个病室看到当时中国的情形。写抗战时期小人物命运的《寒夜》出版于1947年,这是巴金最后一部长篇小说。它和《家》、《憩园》是巴金自己最喜欢的三部小说,也称得上是他创作的三座高峰。
  抗战胜利后,巴金举家从重庆迁回上海。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文革结束时,完成了40多万字的《随想录》,他称这是用真话建立的文革博物馆,也是他个人的“忏悔录”。他清洗了自己的灵魂,留下这样的“遗书”,他感到心安了。
  晚年他办了几件大事。在他倡议和全力支持下,1985年成立了中国现代文学馆;他和王仰晨(树基)合作,编辑好26卷《巴金全集》,1996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齐;作为翻译家,巴金掌握了英语、法语、世界语、日语等五六种外语,199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10卷《巴金译文全集》。巴金现在是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世界语协会名誉会长。
  摘自: 《旅途通讯》

图片 1   

  和唐朝的相遇是荷花盛开的时候,碧云居的那一湖荷花在七月里开的袅袅婷婷,这里的白莲花堪称名城之最,花朵洁白温润如玉最是错落有致娇羞万千。

1

  前来碧云居赏荷写生摄影的人络绎不绝,唐朝做为一名名城的文化人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碧湖荷花节开幕式随后他也随名城的一伙文化人加入了赏荷的队伍。

  很少有初恋便能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太多相爱过的情侣们,最后都走散在了光阴的岔路口。

  "唐朝大哥唐朝大哥我啊云楚我是云楚啊"一位袅袅婷婷的女子明眸皓齿笑吟吟地一下子站在了唐朝的面前。

  闺蜜和初恋男友是初中同学,闺蜜是老师眼中的乖乖女,而那个男生帅气聪明,性格却有些贪玩,不爱读书。

  "顾云楚长这么大了哈我差点认不出来了"唐朝搓着大手怎么也不相信几年不见云楚已出落成这么楚楚动人一头飘逸柔软的直发穿一件淡蓝印染的丝质长裙。

  后来,闺蜜念了当地最好的中学,男生成绩勉勉强强,进了一所排名垫底的高中。再后来,闺蜜考进了985高校,所学的专业更是排名全国前三,而男生去了一所三年制的大专。

  "我刚刚毕业来这里写生我应聘在了市文化馆了"她笑吟吟地笑着用她习惯性的表情歪着头看着他。

  渐渐地,两人之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沟壑。闺蜜的世界里,大家讨论的都是托福、GRE、GMAT,而男生的生活里,似乎一直是打不完的游戏、看不完的球赛、点不完的外卖。

  "他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帅那么帅"云楚打量着这个在一个大院里从小就保护自己的大哥哥。

  女生想出国读研,看看更大的世界;男生的规划是毕业回老家找个工作,早点结婚。

  唐朝或许不知道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小妹妹从初中就暗恋他。唐朝考中了南大新闻系而云楚也一定要考取南大最终文化课差了五分而与唐朝错过同学之缘。

  闺蜜很无力地觉得,他们越走越远了。最终,近十年的感情,还是以分手告终。

  唐朝毕业在名城的《霓裳》当主编,女朋友是名城地产界大亨的女儿倪可儿,唐朝和倪可儿的定婚仪式可谓是赚足了世人的眼球,房子车子美人唐朝在一夕之间忽然都有了。

  十年前,曾肩并肩站在同一片月色下的他们,如今已经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唐朝和倪可儿的定婚顾云楚也从报纸上知道了在黯然神伤了一周后顾云楚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身为美术系的大美人不乏有追求者但都被她一一婉拒,她心中有一个执拗的小她在心中为唐朝建筑了一座城池,这里盛放关于他的最初的记忆:

  2

  那是随大院的孩子们跟随美术班老师在一个桃花坞的地方写生时,云楚扭伤了脚美术班的老师也就是唐朝的姐姐一个电话后,唐朝来了,因交通不便他把骑来的三轮车放在山下,从桃花坞到山下的路是崎岖的羊肠小道,云楚就是由他一路背下山来,也许是那次吧当她伏在唐朝的背上这个有着毛绒绒小胡子的少年温暖的臂膀让她也不明就理地一古脑地爱上了他。那是多么美的暗恋和初恋啊她把心思仔细地隐藏起来如隐藏在枯草里的鸟蛋,她盼望被发现就象破壳的鸟儿

  有人喜欢策马赶路,有人喜欢林间漫步;有人想要战功赫赫,有人愿作闲云野鹤。不是谁对谁错,没有谁比谁更优秀,而是两个人的节奏不一样,也就很难再一起走下去了。

  名城虽然大,但还是多了许多见面的机会,顾云楚打定主意不伤害他们之间的感情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他。

  好的爱情,不仅仅是当下彼此相爱,更是长期地同步成长。我们的节奏一致,不需要谁等谁,谁迁就谁,谁步履蹒跚地想要赶上谁。

  "唐朝唐朝快来帮我"每次遇到难掰的状况总喜欢喊唐朝来帮忙。而唐朝也总是乐意为云楚做这做那,同在一个城巿的发小就如同自己的亲人唐朝一点也不觉得和云楚走动的近了,也许是大咧咧的倪可儿默许的缘故吧。"唐朝你来这里你家倪大小姐怎不吃醋?"

  那个真正爱你的人,不会忍心强求你放弃你现在的一切,为了他,去他所在的城市重新开始;不会强迫你放下你喜欢的事业,找一份轻松安逸的工作,以便将来帮他带孩子;不会以爱之名限制你的成长,更不会阻挡你拥抱你想要的未来。

  ”小不点难道谁都象你小鸡肚肠?"

  有一句话说,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世界;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全世界。

  这次叫唐朝来还是因为云楚的脚,习惯性的脱臼已让她饱受痛苦穿着高跟鞋的她一不小心又把脚扭了。"唐朝,名城失缺的那尊"东方美神"观音像要从法国回归了,好像是你们杂志社和电视台联合报道这件事"

  值得长久相爱的人,是那个不会阻碍你自由生长、更愿意与你一起成长的人。

  "小不点你消息很灵通呀,倪可儿正是从国内选择了和她品牌重名的杂志社来宣传和推广她的霓裳品牌"

  3

  "所以你们也顺理成章结为秦晋之好,她爱你吗?"

  同步成长的爱情,不是说你遭遇低谷了,他就离你而去。他在你面临困难的时候,会紧紧抓住你的手。他会分担你的悲伤,理解你的焦虑,会努力地将你拉出情绪的泥沼。

  "哈小不点怎么了"

  一个读者前几天给我留言,说最近因为读到一篇文章想起了前男友。她说,还记得以前恋爱时,我向他倾诉自己的烦躁情绪,他总是默默转移话题。在我最无助、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他也总是不在我身边。分手时,他说,他对我很失望。可是,那样会痛苦会迷茫会不安的我才是真的我啊。我只想在他面前展示最真实的自己,可他连看一眼的耐心都没有。

  唐朝看着云楚目光灼灼,暗恋是一首最美的小夜曲美就美在在暗夜里若有若无余音袅袅,又像晨露太阳一出便踪影全无云楚对唐朝的爱的那么痛苦强烈而又无可奈何。

  我想,如果他真的爱你,他就需要接受你最糟糕的一面。

  "东方美神"的回归一时在名城炒的家喻户晓,同时霓裳品牌落户名城也进展神速倪可儿是法国总部霓裳品牌派往中国地区的CEO."东方美神"原出土名城大佛寺遗址后流落海外,因观音面部丰满,高鼻梁,双眉弯细,眼睛微睁,嘴唇略微上翘,容貌慈祥、端庄,被称为“东方美神”。观音头像曾多次参加国外的展览,人们对它的精美绝伦,叹赏不已。这次  
霓裳总部的高调赠予得到名城市政府高度重视名城的冯副巿长亲自接洽此事。

  很多人提倡现代女性要依靠自己,不能依靠别人。女人要靠自己固然没错,可是稳定的情侣关系,难道不应该是相互依靠吗?

  唐朝一夕之间调到名城电视台。

  我会背水一战,放弃别人眼中的大好前途去为英雄梦想而战斗,我不需要你帮我,可我心里还是偷偷地希望,如果我不幸失败,你会站在我身后。

  莫嫣然已是第五次来找冯副市长当风姿绰约的她细尖的高跟鞋踏过青石板时达达的声音严秘书一下就听出来了,他出来对这个丰满的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和颜悦色地说"冯市长去接待外宾有什么事请留话"

  我会积极认真努力地生活,可我也希望,当我身处低谷、困于黑暗的时候,你能告诉我:别怕,还有我。

  "谢谢请他抽空务必去一趟紫嫣居"紫嫣居是莫嫣然开在名城的一个高级休闲会所最初以紫陶紫檀立足本市。

  爱情需要各自独立,也需要相互依靠啊。

  三个月前

  4

  唐朝的杂志社来了一位身姿修长的海归女,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法国霓裳品牌的代理人倪可儿,她来是想联系在名城《霓裳》杂志为自己的品牌做广告事宜,唐朝接待了她,温文尔雅又时尚的倪可儿还提出了一个请求就是想唐朝假扮自己的男朋友,因为爸爸倪中天患了晚期肝癌,医生说老人活不了多久了。倪可儿说自己在法国有一个男朋友,但爸爸倪中天绝对不允许倪可儿嫁给一个外国人,为了安慰老人,要唐朝上演一出假定婚仪式。倪可儿将提供一笔不菲的广告费并答应给唐朝一部车作为回报。但这些都被唐朝回绝了。

  和男朋友恋爱之前,我和他聊过我的爱情观。我觉得:谈恋爱,我们得彼此知根知底,三观相近,对未来有共同的愿景,在漫长的人生里能相互扶持着一起成长,共同度过艰难的时刻。我们的心,是绑定在一处的。

  一次正常的体检,唐朝查出自己患了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血癌晚期,医生说如果找不到配型最多活的时间两年。他回了一次家,和自己的父母做了一些交待,说或许两年后自己的杂志社要外派自己去国外,要老人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在自己的家乡,已是桃花盛开的时节,他不知怎么就去了桃花坞,在这里有他最初的依恋,顾云楚,她今年也要毕业了吧,这个从小就嚷嚷着要嫁给自己的姑娘,现在怎样了呢,在自己临死前,唐朝想对云楚做点什么,正值名城事业单位招考,于是就向云楚的邮箱发了一个名城事业单位招考链接。他又拜托倪可儿通过人脉关系关照一下顾云楚。不负众望,云楚以笔试第二名、复试第一名的成绩被招考到了名城的文化馆。这一切唐朝默默地关注着云楚,而云楚却不知请,以为那次荷花节的相遇是偶然。那次相遇,唐朝见了云楚,一半是欣喜一半是酸楚,如果自己的生命能延续下去,也许他们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唐朝的生命,就像这湾碧湖里的落荷,生命正一点一点枯萎。

  你开心时,我也会微笑;你悲伤时,我也在心痛。不是没了你,我的人生就会很糟糕;而是有了你,我们的人生都会更好。

  能在还活着的时间里爱你,将是多么美的事情。唐朝对自己说。

  曾经,有一位作家在写给妻子的信里说: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秘密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这次当云楚又把脚扭伤了时。唐朝背着云楚从二楼上下来时,已明显力不从心。汗水从他的额头如豆般往下掉。在楼下终于招到一个的士。在去医院的路上,唐朝对云楚说:“以后要小心点啊,这么大人了,不要总是扭着伤着的。要学会照顾自己啊,怎么不找一个男朋友啊”

  当你遇到那个频率一致的人时,你们有时会一起变成幼稚的小孩子,好奇地偷尝着一个很甜很甜的果酱罐;有时也会同时变成勇敢的大人,一起抵御生命里风风雨雨的侵袭。

  “看你婆婆妈妈的,要找也要找你这样的,人又帅,脾气又好,怎么样,倪大小姐还好伺候吧,大小姐加女强人,以后够你受的。你看本姑娘怎么样,最是温婉……”云楚只有在唐朝面前才敢如此放肆。

  所谓好的爱情,就是找到那个愿意和你风雨与共、携手前行的人。

  “哈,大言不惭,饶了我吧,磨牙说梦话的,谁敢要啊”

  愿你早日遇到那个人。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偷看本姑娘睡象,哦,一定是那次扭伤了脚在医院你陪我时看到的,那天我太累了么,爬了一天的山路。那才多大呀,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本姑娘现在可是呵气如兰呢”

  云楚又扭唐朝耳朵又揪他头发的,忽然他一下子就把她拉在了自己的怀里,把唇贴在了云楚的嘴边。

  “要死要死”云楚嚷嚷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