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甜蜜的炫耀,智慧故事

那些在同一个情感问题上纠结不止的女人,有时我真的很不理解。

图片 1

那是我转到哈尔格若芙小姐所教的七年级班上的第一天。当老师把我介绍给全班同学后,我鼓起勇气,面带最灿烂的笑容走向座位。过去的转学经历告诉我,作为一名新生,要融入一个集体并非易事,我现在非常渴望被同学们迅速接受。

朋友就是这样一个纠结的人。认识多年,每次见面,都看到听到她在为自己的婚姻烦恼,五年、十年、十五年,很有可能是二十年。

这故事是这样的。在收获季节的一个星期天早上,荞麦花开得正盛,阳光明媚,微风和煦地吹拂着田间的草梗,云雀在空中欢唱,蜜蜂在荞麦间嗡嗡地飞来飞去,人们正穿着盛装去教堂做礼拜。万物欢喜,刺猬也不例外。

令人惊喜的是,午餐时间,所有女孩都围拢到我的餐桌边,友好地主动和我谈话,我的心情开始慢慢放松下来。新同学全都争先恐后地给我讲学校、老师和其他同学的掌故、趣闻,没用多久,班级里的书呆子被指认出来——玛丽·露,一个拘谨、敏感的小女孩。她表情严肃,衣着过时。但其实她长得并不丑,模样也不滑稽,相反,我倒认为她相当漂亮,黑色的眼睛、橄榄色的皮肤、长长的如丝黑发,十分清秀、标致。然而,当她搭配上一双无美感的便鞋、一条羊绒长裙和硬挺的镶褶边衬衫后,她完全变成了一幅书呆子的经典形象。玛丽·露默默地走过我们的餐桌边,高扬着下巴,眼睛不瞧任何人。她径直走到一张空桌子,独自一人吃午餐。

她总是数落对方的不是,老公这不好那不好,这不行那不对,他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她总是希望对方改变,可是我看她自己却没有任何改变。

刺猬正双手叉腰,靠门站着,享受这清晨的和风,悠闲地哼着小曲,这首歌和他平时星期天早上唱的歌没有什么两样。他悠闲地半哼半唱着,突然想起了要趁自己的女人正给孩子们洗澡的当儿,去看看他的萝卜长势如何。这些萝卜其实并不是他的,只是离他家很近,他和他的家人就习以为常地靠吃这些萝卜度日,他也理所当然地把它当成是他自己的了。说干就干,只见他关上身后的门,随即就踏上了去萝卜地的路。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绕过了地边仅有的一丛灌木,正准备到地里去时,他看到了为同样目的出门的野兔,他也想去看看自己的白菜长得怎样了。刺猬看到野兔时友好地和他道了声早安,但野兔自以为是位不同寻常的绅士,表现得非常傲慢无礼,连刺猬的问候也不搭理,只是以一种很轻蔑的态度对刺猬说:“你怎么这么一大清早就在地边跑?”“我在散步。”刺猬说。“散步?”野兔微微一笑,“我想你可以用你的腿干点更好的事吧。”刺猬听到这回答非常气愤,他一切都可忍受,只有自己的腿不能提,因为大自然给了他一双短短的弯腿。

放学后,女孩们邀请我加入她们的小团体,我很激动,我还是第一次尝试加入一个小团体。我们悠闲地在学校门前等候,为了什么,我不知道。

其实,是有些内心话想告诉她的,只是不好说出口。

于是他对野兔说:“你以为你的腿能比我的腿派上更大的用场?”

不多时,玛丽·露两只手臂环抱着书包走下学校的台阶,辱骂顿时开始,粗鲁、尖酸的言语从女孩们的口中喷薄而出。我停住脚步,片刻后又跟上她们。当我走近玛丽·露时,情绪忽然变得异常激昂,嘴中不自觉地吐出一串串污言秽语。在此之前,我从没有说过如此不堪的话语。见此情景,别的女孩都后退一步,做我的拉拉队。受到她们的鼓舞,我猛地一把拽住玛丽·露的书包带,用力地往前拉、向后推,书包带断了,她摔倒在地。我后退回来,所有人都拍手哄笑。我如此快就融入了团体,而且还成了一名领头人!

我真想对她说,我相信你。你老是说你老公这不好那不好,肯定有你的道理。不过,你想过没有,正是因为他不好,所以离开你就活不下去,所以就从不跟你提离婚的事。这不是越发让你看不起他吗?这样的男人,不是在你所说的种种不好之外,又得加上一个懦弱无能?

“我正是这样认为的。”野兔说。“这个我们可以验证一下,我打赌如果我们赛跑,我一定会胜过你。”

然而,我的内心没有一点自豪的感觉,只有难以名状的刺痛,仿佛亲手折断了一只蝴蝶的翅膀。

再回头来说你,这么不好的一个老公,你控诉了他这么多年,我的耳朵都听出茧来了,但也没见你或者是他有什么改变。就如此这般让你看不起的一个老公,你也下不了决心跟他离婚,是不是你自己也不怎么样,离开他就活不下去?或者活得甚至还不如现在,于是你就只好将就下去呢?

刺猬说道。“真是滑稽,瞧你那对短短的腿。不过我倒很乐意,既然你有这种荒诞的想法,我们来赌点什么呢?”

玛丽·露站起身,捡书,离开——整个过程无声无息,她没有掉一滴眼泪或者回击一言。她高高昂着头,一瘸一拐地走到街上,一小股鲜血从她的膝盖上缓缓流淌下来。

这样的话说出来绝对是自绝于朋友。我虽然有时果断,但还不至于鲁莽。

野兔说道。“一个金路易和一瓶白兰地。”

我与我那些大笑的朋友转身离开,此时,我注意到一个站在汽车旁的男子。他的皮肤是健康的橄榄色,头发乌黑,容貌英俊,这些特征告诉我,他是玛丽·露的父亲。他站在那里纹丝未动,只用眼睛追随着女儿孤单的身影,她坚毅地一步一步地朝他走,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悲伤与骄傲。当我走过他的身旁,他泪光灼灼地盯着我,沉默、无语。但是,我的心分明听到了“可耻”二字。

然后,有一天,跟一个朋友谈起这种感受。她对我说,你呀,不明白,人家是在变相撒娇,变相炫耀呢。

刺猬说道。“一言为定。”

这位父亲尖刀般的眼神教我懂得,什么是善良、力量和安静的尊严。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再也没有参与过小团体的恶劣行动。我永远不会为了被人接受盲从于他人而伤害其他人,更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灵魂。

这才知道,笨的人是我。

野兔说。“来,击掌为证,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