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 1

188金宝搏余秋雨散文集摘抄,保嘉康塔

“哎呀呀/ 我的米拉姑娘 /你狠心抛弃了我/我才到远方流浪
/”水手们参差不齐的一下都唱了起来。   
  独眼水手长微闭着眼睛,摇晃着硕大的脑袋入神地唱着,不,是嚎叫着:“我要为你带回珍宝/
我的宝贝儿 /我的米拉姑娘/”   
  “停下停下”米尔维奇突然气急败坏的叫,大伙儿楞怔,歌声消失了。   
  坐在帐篷里正做着笔记的伯爵不由得披衣出来,只见米尔维奇正指着水手长叫:“你怎么乱编歌词?”陶醉在歌声中的水手长一怔:“什么乱编?”“歌词里面没有‘我的宝贝儿’这句”
  
  “没有我就加呗”,“那怎么可以?”“你这个小流氓,老子加了又怎样?”独眼水手长有些光火,蓦然站起:“欠揍?”。
     伯爵哭笑不得,忙紧走几步,把两人隔开。   
  “呯”紧跟着又是几下:“呯呯呯”,水手们一下乱了套,是哨兵开的枪。   
  “全都趴下”水手长大喊:“原地不动”,丹尼一下把伯爵压倒,将自个儿的身子伏在他身体上。没有动静,只有山林间呼啸摇动的林涛。
  
  伯爵拔出手枪一跃而起,几乎和水手长同时冲到了哨兵面前。哨兵正抖动着身子,蹲在栅栏的枪眼下,滑膛枪的枪口还冒着蓝烟。“怎么回事?”“有、有野人。”哨兵睁着惊恐万状眼睛,说:“我看见外面有、有野人。”伯爵与水手长面面相觑,四周一片静寂,却更显得可怕。
  
  伯爵想想,对水手长道:“马上发枪,把大家安排到枪眼前,每人守一个,不服从者,杀无赦!”,吩咐罢,伯爵提枪握剑,和丹尼悄悄向栅栏外摸去。
  
  刚跨过壕沟上的木桥,走在前面的丹尼听见凌空一声轻响,他转身一下将伯爵扑倒,一枝带羽毛的骨箭破空而来,飞过他们头顶“哒”的钉在栅栏上。
  
  “呯呯呯”水手们吓得埋头一阵乱射,紧跟着传来独眼水手长狂暴的叫喊:“停下、停下,***的,别乱开枪,节约子弹。”,伯爵和丹尼爬行着过了木桥,小心翼翼的向四周望去,同样一片静寂,只有无名的虫子在草间欢叫。
  
  突然,伯爵发现前边的小树林仿佛比白天浓密许多,依稀还有树叶无风乱颤……他悄悄从丹尼手中拿过滑膛枪,瞄准小树林勾动了板机。
  
  小树林间“呵”的响起了叫声。接着,哗啦啦地散成一片,伯爵看见大约十几个人影,飞也似的向黑压压的山林中跑去。
     回到营地,伯爵召集大家拢来。   
  “这儿有野蛮人”伯爵平静的告诉说:“大家不用怕,怕也没用,要发财就要勇敢,我们没有退路,我们只有抱成一团,守纪律,听从指挥,才能活下来。”
  
  独眼水手长也在一边鼓励说:“怕死还发什么财?我们跟着伯爵大人飘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几个野蛮人就想把我们吓走?老子呸!汉菲、查尔斯、米尔维奇,苏托尔斯基,”他一一点名恶狠狠地讲道:“再这么软蛋,莫怪老子的鞭子。”
  
  第二天一早,伯爵和独眼水手长、丹尼到壕沟外,看见一串串巨大的五指张开的脚印。右边比左边深陷,歪歪斜斜的消失在远方的山林。
  
  “这些脚印五指叉开,右边比左边深陷,是它们身扛重物的结果。”伯爵解释道:“自然给予人的能力,而这种能力的练习和实际运用,由他的文化发展进程所决定。严格的说,这些野蛮人已进化了不少。”“再进化,还能比得上咱的滑膛枪?”独眼水手长不以为然:“趁早咱们杀向这些野蛮人的住地,除掉后患。”
  
  “不!我们要讲和。”伯爵若有所思摇摇头,慢腾腾的说:“别忘了,咱们来这儿的目的。再说,我们只有十七个人;水手长,做好准备。我们该上门去,去看看这些野蛮人了。

我想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写东西和想东西是真的天壤之别,我现在脑子里浮现了很多事,但我还是不知道该要怎么写开始。好吧!先写些我的基本情况。    现在仔细回想,我们注定是要相遇的,那么多年我都会常常的莫名感到孤独,直到遇见她。四年前,中考在我所说的所谓的“发挥失常”掩盖下考得一塌糊涂,只够上一个三流高中,父亲气急败坏,想让我复读。我读书起步早,初中毕业才刚过14岁,也正是因为年纪偏小,老师和同学都较为呵护我,养成了个乖张的性子。标新立异,叛逆,跟着被称为“二流子”的人成天厮混,后来对学习毫无兴趣,成绩从入口前几名直滑百名之后,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父亲更是为此长期苦恼,险些想要丢下工作回家陪读。我家是两个女儿,父亲好面子,不想自己的女儿比别人的儿子差,从小对我和我妹都很严格。初中以前我也是被称为“乖乖女”那一类的,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上初中住校后就变得不可理喻,一发便不可收拾。    我拿到成绩单那一刻,说实话,我没什么感觉,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我本来就几乎没有认真学习过,只靠那还算好用的脑袋取得这一点点成绩。回到家里,父亲坐在沙发上,我把成绩单放在茶几最显眼的位置,等父亲发话,我发誓那几分钟是我十几年以来最漫长的几分钟。我恍若看到了父亲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后来脸又变得铁青,估计是很想揍我吧!那时候我心里闪过一瞬后悔的感觉,但随着父亲恢复正常的表情又消失了。父亲靠在沙发上,闭上眼,淡淡的说,“复读吧!”。我知道父亲一定会这么说,但我早已下定决心了,要么上那所三流高中,要么就不读,复读实在太丢人了!我那些同学该怎么取笑我!坚决不能复读!我小声的带着试探的语气说“可以不复读吗?我不想复读”父亲这下真的发火了,一掌拍在茶几上,大声吼道“那你想怎么样,去上一个垃圾学校,然后再混三年一事无成?就靠打工过一辈子么!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我在外面东跑西跑这么辛苦,起早贪黑,就想给你创造好的学习条件,你看看你有什么用!连个中考都考不好!不成器!”父亲说这话时,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不住的流。父亲看我泣不成声,拍拍我后背,开始轻言细语的给我将那些大道理,我一句也没听进。结果就是,我还是不愿意复读,我们开始谈判,我想他保证只要不让我复读,我上高中后就好好学习,不再乱来了,好好考大学。软磨硬泡下父亲才勉强答应,其实我知道父亲会让我自己做决定的,用他的话来说,他不想我以后责怪他。    之后,我就颓废的在家窝了两个月,还有几天就要新生报名了,我也开始漫不经心的收拾起要用的东西。上学前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后来想就是从这个电话开始我们在越来越近,这就是天意。电话是我表舅打来的,问我打算在哪里读,我说了那个我准备去的那个学校,然后表舅说来我这个学校读吧!我给你安排,那一刻我没有拒绝。表舅就说,我跟你爸商量一下。表舅在省重点高中教书,还算有地位,弄进去一个学生还是没问题的。挂了那个电话后,我好期待下一个电话打来就告诉我可以去表舅那个学校读。然后,就真的来了这么个电话。一切就这样开始变了。。。    我又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接下来写些什么,突然想起高中的日记本,幸好有写日记的习惯,让我从这里面得到些线索吧!好吧,我们就按日记慢慢讲吧!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中国著名文化学者,理论家、文化史学家、作家、散文家。

188金宝搏 1

  余秋雨散文段落摘抄(一)

  1、但是事情又很怪异,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之后,一杆竹管笔偶尔涂划的诗文,竟能镌刻山河,雕镂人心,永不漫漶。

  2、待到年长,当他们刚刚意识到有足够脚力的时候,也就给自己负上了一笔沉重的宿债,焦渴地企盼着对诗境实地的踏访。

  3、从未见过这样完整的天,一点也没有被吞食,边沿全是挺展展的,紧扎扎地把大地罩了个严实。

  4、天边渐渐飘出几缕烟迹,并不动,却在加深,疑惑半晌,才发现,那是刚刚化雪的山脊。

  5、这些坟堆被风雪所蚀,因年岁而坍,枯瘦萧条,显然从未有人祭扫。

  6、这里正是中华历史的荒原:如雨的马蹄,如雷的呐喊,如注的热血。中原慈母的白发,江南春闺的遥望,湖湘稚儿的夜哭。故乡柳荫下的诀别,将军圆睁的怒目,猎猎于朔风中的军旗。随着一阵烟尘,又一阵烟尘,都飘散远去。

  7、堆积如山的二十五史,写在这个荒原上的篇页还算是比较光彩的,因为这儿毕竟是历代王国的边远地带,长久担负着保卫华夏疆域的使命。

  8、在中原内地就不同了,山重水复、花草掩荫,岁月的迷宫会让最清醒的头脑胀得发昏,晨钟暮鼓的音响总是那样的诡秘和乖戾。

  9、那儿,没有这么大大咧咧铺张开的沙堆,一切都在重重美景中发闷,无数不知为何而死的怨魂,只能悲愤懊丧地深潜地底。不像这儿,能够袒露出一帙风干的青史,让我用20世纪的脚步去匆匆抚摩。

  10、西北风浩荡万里,直扑而来,踉跄几步,方才站住。脚是站住了,却分明听到自己牙齿打战的声音,鼻子一定是立即冻红了的。

  11、在南北各地的古代造像中,唐人造像一看便可识认,形体那么健美,目光那么平静,神采那么自信。在欧洲看蒙娜丽莎的微笑,你立即就能感受,这种恬然的自信只属于那些真正从中世纪的梦魇中苏醒、对前途挺有把握的艺术家们。唐人造像中的微笑,只会更沉着、更安详。在欧洲,这些艺术家们翻天覆地地闹腾了好一阵子,固执地要把微笑输送进历史的魂魄。

  12、即便是土墩、是石城,也受不住这么多叹息的吹拂,阳关坍弛了,坍弛在一个民族的精神疆域中。它终成废墟,终成荒原。身后,沙坟如潮,身前,寒峰如浪。谁也不能想象,这儿,一千多年之前,曾经验证过人生的壮美,艺术情怀的弘广。

  13、这儿应该有几声胡笳和羌笛的,音色极美,与自然浑和,夺人心魄。可惜它们后来都成了兵士们心头的哀音。既然一个民族都不忍听闻,它们也就消失在朔风之中。

  余秋雨散文段落摘抄(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