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最遥远的距离,怀念已故父亲的散文

许多年以后,我独自一人来到荒草凄凄的郊野,踱步在足迹罕至的小道上。    我试图控制自己的双脚,让它走得更快一些,但内心的痛苦与绝望令我背上了厚重的外壳。等到我行尸走肉般出现在崭新的坟头时,早已欲哭无泪。    将近黄昏的时候,天空飘起了毛毛雨。我弯下僵硬的腰板,无力地跪在了地上,伸手抚摸碑上那鲜明的图像。它在我模糊的视线里幻化成为了一抹黑影,慢慢的,延伸至周遭的景象,再慢慢的,延伸至整个世界。    1    当我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当她还是一脸素颜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上学的时候,我就坐在她的背后;回家的时候,她的家就是我的借宿处。    记忆中最清晰的画面、最美妙的场景和最短暂的欢乐,都莫过于许多前的那一段往事。    2    那是一堂令人厌恶的英语课,我趴在课桌上睡觉,身旁的小胖子却蠢蠢欲动。他是我最要好的哥们。他喜欢恶作剧,却从来都不敢欺负我身前的那个女孩。    那天,他可能吃错了药,也有可能认为睡梦中的我失去了原有的杀伤力。于是,他鬼使神差地写小纸条,然后将它很隐蔽的贴在了她的后背上。    等我醒来时,教室内已经充斥着刻意压低的怪笑声,原本在讲台上念叨个不停的老师,现在却站在我的身前,手里拿着那张纸条,没半点仁慈地质问道这是不是我干的。当时我就蒙了,不过,在看见小胖子那家伙的异样神色后,我瞬间明白了其中的端倪。    看在小胖子差这么一次就要请爹娘的份上,我就当了一回替罪羊。嘴里有一万个揍他的理由,心里却觉得他皮厚,没必要跟他闹。    放学后,我很乖地来到办公室。那位凶神恶煞的老师正拿捏我的罪证,站在窗旁透气。这位老师惩罚人的方式五花八门,我领教了无数回都觉得很有新鲜感,至于惩罚的内容,罚站是一定有的,而且时间不是一般的长。那天若不是美术老师及时出现帮我解围,我得站到深更半夜。    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急得想狂奔,却两腿发麻,只好拖泥带水地快步走。    残阳薄暮,她坐在花坛边上等我。    回到家后,我一直在观察她的面部表情,以至于伯父笑呵呵地猛拍我的后背。情不得已,我只好从实招来,没想到他立马给我支招。女孩子嘛,喜欢什么你就投其所好……我汗颜了整个晚上。    3    第二天早晨,我揉着熊猫眼,打着哈欠走出房门,一到楼梯口就撞见伯父给我使眼神,那意思绝对是在问我准备好了么,我回了一个很纠结的表情,他立刻哀叹了一声,转身走回房内。    过了不到十秒,他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将一个用绸带打上蝴蝶结的漂亮盒子塞到我手里,说这是他替伯母准备的,不过,看在我小子很有潜力的份上,把它让给了我,等他下班回来再去买一份。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一大堆什么秘籍说完了,幸亏我领悟能力不错,听懂了第一条——晚上陪他闺女出门散心,找个风景独好的地方歇脚。赔不是的时候,把这个漂亮的盒子当礼物送给她。这个听起来蛮简单的。不过,其他的几条根本听不懂。    晚上我按照伯父的话和她到外头散步,走了半个钟都没找到所谓风景独好的地方,听伯父说什么“月上梢头”,那就是有树的地方就行,可具体什么树他没说清楚,害得我苦找。    她走在我身边,看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蛮奇怪,就拉了拉我的手。我回过头去,看见她一脑袋问号,知道她想问我在找啥。一时情急,我也不知该何如回答。刚好不远处有一棵榕树,榕树下还有一张长椅,我就顺势牵过她的手一起走了过去。一路上我就一直傻笑,能糊弄过去最好。    俗话说得好,无巧不成书。就差那么几秒,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对伴侣把那张长椅给占了。    我去!你们坐也就算了,干嘛非得坐中间,坐在一边不成么?!无奈,我只能陪她再找一棵树,到最后终于可以歇脚,也终于把那份礼物送给了他,可我就是忘了赔不是。    回到家后,我累到全身散架,不过,她倒是一脸阳光,很开心的样子。这可谓是一道罕见的风景线,因为很少有笑容能在她脸上停留那么长时间。她从不闹情绪,却经常一脸忧郁。今天她开心,那我也乐了。伯父的什么秘籍第一条就这么管用,那么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改天继续请教。    很可惜伯父的什么秘籍,我到底只学会了第一条,其他的根本没机会尝试了。    4    那天晚上,我和她聊OICQ,她不在沉默了。    我:那个,纸条的事,不好意思啦~    她:你就是那只锅。    我:呃,哪只?    她:黑锅。    我:我去~    她:这盒巧克力,是我爸让你送给我的吧!    我:你咋知道了??    她:你不打算上大学!    我:是啊,考不上,也没那么多钱。    她:过完这夏天,你是不是要走!    我:是啊,我得找份工作,能养活自己再说。    …
…    她:最后,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我么?    我:擦,你全知道了,还问我干嘛!    那个夏天还没有过完,我就辍学离开了。    临走时,小胖拼命地抱我大腿。因为我这一走,大概就没人肯罩着他了。我再三警告他别再欺负人,还托他帮我照顾好那个女孩。    我并没有跟她道别,因为她已经知道我会走。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伯父不厌其烦地说,你刚逗她开心就要走,小子,你不能半途而废!我很温和地说,我不会的。    我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离开,因为我希望她是花儿,阳光普照。    5    我去了另外一座城镇找一位设计师当学徒,这份包餐包住的好工作是美术老师介绍给我的。她在学校一直很照顾我。当我问她有什么理由时,她却说我很有天赋,而且并不孤单。    就这样,我充满信心地在这座城镇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奋斗。不过,当我25岁的时候,我还是只能养活我自己。    我并没有放弃,因为我答应过伯父,我不会的。    这些年来,她一直跟我保持联系。许多次的,她问我在哪里?几时回去?我始终保持沉默。就算她摸索着跑来找我,我也会找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躲起来。    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你知道么,这些年,每一天,每一夜,工作的时候,走路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我都在想你。有时候,难以压抑,我就一个人去喝酒,可喝得越多,我就越想听见你声音,但我不能,甚至换了号码……我知道你来找过我,可我……”    等了许久,她并没有回复我,直到天亮都没有回复我。    后来,我无法在等待她的回复。于是,我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精心整装,前往她的家。    漫长的几个小时过后,我终于来到了这座久违的城镇,沿着陌生又熟悉的街道来到了她家门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吐了出来,抖着手去敲门,不想到门没上锁,在低沉的吱呀声中慢慢打开。    我一进门便察觉到气氛不对,于是匆忙地换上室内鞋,走向客厅。没走几步,就撞见胖子在埋头拨打电话,我满心困惑地走过去,打了一声招呼,没想到他抬头一看见我就哭得没有了人样。在短短的两三分钟内,他就将我骂了好几次,沉默了许久却又开始安慰我,还说要驾车送我去一个地方。    6    我坐在车内一角,整个人恍惚得不像是一个活人,更像是一只没有半点生气的僵尸。我一直在问胖子,你说的是真么?他非常小心也非常耐心的回答我,大哥,我不知道她会去找你,那么远,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让她去的……    她打车的时候出事了。    我看着窗外匆匆闪过的风景,整个人死死的埋在车座上。我把头砸上了车窗,疼痛丝毫无法缓解我的怅然和懊悔,却引来了胖子的阵阵哭喊。他知道劝我没用,但还是一直在劝我,而我明知道这是一个事实,却不肯接受。    过了许久,我起身向前,死力地握住了方向盘。在半路下车后,我挑了一条偏僻的路,慢慢地走向葬礼……

差一点文/Gin
露第一次去南京还是三年以前,那时候,露的偶像在南京举办一场演唱会,露攒了三个月的钱才只攒够一张角落里最便宜的票。我看着露一脸的兴奋又隐约交错着愁云,便悄悄问她:
“票钱攒够了,路费呢?”
露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路费?那大概要多少钱啊?”
“从这里到南京至少要四百块吧!”
露低下头拨弄了一下她不算修长的手指,然后皱起了眉头,“怎么那么多……”

  六月,鸟语花香好时节,阳光灿烂花宜人,是父亲节,我们看看下面的怀念已故父亲的散文吧!

再以后的一个星期都没有看到露,听说她最终还是去了南京,再见到她的时候,露的眼睛里似乎少了些光彩。
我问露:“路费怎么凑够的?”
露显然还带着从远道回来的欣喜,“我呀,用演唱会的钱买了车票,演唱会的当天我就只到了体育馆的门口,没有进去。里面呀,还真是热闹,应该有特别多的人,特别亮的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场面。”那以后,露再也没有提起过要去看谁的演唱会。

  怀念已故父亲的散文

三年以后,我到南京上大学,再一次看到了露,她在一家唱片公司做助理,到现在已经参加了不下五十场演唱会。我想到三年前的她,如果那时候她进到了会场,还会不会有今天。
可能我们都需要“差一点”,就像“差一点”实现梦想的露才能“差一点”错过希望。

  6月17日父亲节将要来临之际,怀念父亲,身临其境,萦绕我脑际的是那令人肝肠寸断的思绪,我深深地怀念我的父亲,耳畔回响的是慈父那充满关爱的声音,眼前叠映的是他平凡而伟岸的身影;心田折射的是慈父严肃而又温暖坚毅与执着的目光,情不自禁,思念感动的泪水潸然洒在记忆的门里。那是二00二年的三月一日下午,当时我在上班,突然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说我父亲病情严重,叫我立即回家。他们没有告诉我父亲的病情到底是如何严重,但潜意思里我一下意识到“不妙”,心里扑通扑通只打鼓,心情悲痛到了极点,单位同事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他们哪里知道我父亲是心脏病!

图片 1

  那时遵义回老家广安岳池没有通高速公路,当天晚上奔上火车,挤客车,心急如焚在第二天中午赶到家。结果,自然是意料中不幸与悲哀——我泪人一个久跪父亲遗体前悲痛哭泣。我慈祥的爸爸啊,您就这样一个人不辞而别,独自走了,去了美丽的天国,您知道吗,您的女儿多么想能够再坐在您身边,静静地静静地向您诉说自己的心里话。爸爸,您知道吗,看到您静静的躺在那里,我真想一跪不起,永远永远守护着您!

  当时与此刻,我心如刀绞,那种酸楚和后悔难以言喻,也是任何深刻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啊。惟有期望,期望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祈愿您的灵魂,安息天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